胃肠“闹情绪” 医生开抗焦虑药你吃吗?

 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受:高兴时,粗茶淡饭也香甜;烦躁时,纵有山珍海味摆在面前,还是苦涩难咽。

 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受:高兴时,粗茶淡饭也香甜;烦躁时,纵有山珍海味摆在面前,还是苦涩难咽。 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受:高兴时,粗茶淡饭也香甜;烦躁时,纵有山珍海味摆在面前,还是苦涩难咽。可见,胃肠的功能对情绪非常敏感。消化科老专家认为,胃肠是心灵的一面镜子,或者,干脆称之为“有情绪的胃肠”。当你的烦恼长期不消除,遮挡心灵的乌云长久密布不散时,胃肠就天天给你添乱子,让你吃不香、睡不稳。于是乎,消化科的门诊就多了一批老向医生倾诉却查不出疾病问题的患者,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医师熊小强教授指出,其实他们得的是“胃肠神经官能症”,也有人将其归为“功能性胃肠病”。

  专家认为:“这是病,得治!”

  胃肠“闹情绪”:不药而愈or久治难愈?

  对于胃肠神经官能症这类胃肠情绪病,有些患者认为,该病仅通过调节心态就能不药而愈,很排斥医生开的抗焦虑药;也有患者认为,该病治不好,只能终身用药物缓解。这两种对于疾病的认识是对是错呢?

  “很多病人拿着胃镜单给医生看,医生说没问题,他就退了号走了;也有些人因生活事件影响,开了一两周药物,然后就不来复诊了。”熊小强教授表示,确实有些患者的病程是短暂性、自限性的,两三个月就能恢复正常,症状消失;但大多数病人如果不继续治疗,腹痛、腹胀或腹部不适的症状会持续,倍感难受,会降低生活和工作质量,人也变得越来越焦虑,还容易和家人、同事产生冲突,从而给自己带来很大困扰,有些严重的病人坐立不安,甚至有轻生念头。

  那么,是否患了此病要长久治疗呢?熊小强教授谈到:“这种病很摧残人,和一般的慢性病还有所不同,如高血压、糖尿病患者,病情不严重者均不影响上班,而得了这个病却不得不治。”熊小强教授讲起了他在门诊碰到过的事儿。

  有些病人刚开始服用抗焦虑药思想斗争很激烈,会投诉说抗焦虑药有副作用,不肯继续服用。经熊小强教授耐心劝导之后,病人明白病症的前因后果后,配合医生遵嘱服药,胃肠就不再“闹情绪”了。

  也有些病人去过很多地方检查,开了一大堆药却老吃不好,医生开了精神药物给他,他却认为自己没有精神病,从而拒绝服用这类药物。熊小强教授指出,这种病人往往很啰嗦,病情也反反复复,治疗一段时间后效果不好,内心越感焦虑。对于这种病人,熊小强教授会重新审视病情,再做检查后如果没发现问题,重新调整用药方案,有时用药太轻微病情也难以好转。

  如何防治胃肠再“闹情绪”?

  目前胃肠神经官能症有哪些治疗手段呢?日常需做好哪些措施才能预防胃肠“闹情绪”?

  熊小强教授指出,普通的消化疾病,单纯消化用药治疗可缓解病情,比如消化道溃疡病人用质子泵抑制剂、胃肠动力调节药物、胃粘膜保护剂即可,有些病人有轻微的焦虑情绪,加些轻微抗焦虑药物效果非常好;但如果是胃肠神经官能症的病人,如果不加用抗焦虑药物则效果欠佳,症状改善不明显。熊小强教授跟39健康网记者分享了防治此病的心得。

  首先,医生要耐心跟病人交流,取得病人信任。“单纯性治疗肯定不行,要先了解病情,让病人倾诉,查看既往的检查报道,让病人觉得医生很重视。”

  其次,治疗要“双管齐下”。单纯用胃肠道药物或抗焦虑药都不行。医生要为病人解说此病的“来龙去脉”,胃肠道属于脑肠轴,神经细胞的数量差不多有脑神经细胞那么多。所有的抗焦虑抑郁药都是针对五羟色胺、去甲肾上腺素的再摄取,而五羟色胺80%存在于胃肠细胞里,只有7-8%在血小板上,2%在脑神经细胞里;所以胃肠“闹情绪”是有其生理基础,必须使用小剂量精神类药物辅助治疗。

  最后,改变病人的生活习惯,如运动少、少晒太阳都要注意。熊小强教授举例说,在靠近北极的地区,有极昼、极夜,当冬天来临,出现极夜现象,每天白天的时间不足两小时,那里的抑郁病例较其他地方大幅提升。运动是心理洗涤剂,运动结束后使人感到非常愉悦、开心。他建议胃肠神经官能症病人每天坚持快步走,早上九点之前,下午四点半后紫外线不太强时最为适宜;此外,在室外游泳也是天然抗焦虑治疗,既强健体魄又能享受阳光,还不会损伤关节。熊小强教授还建议,平时要有正确的幸福观,切莫追求过度的完美,要不然就会生活得很辛苦,幸福=所得/所想,任何人他的“所得”总归是有限的,但如果他不会管理自己的欲望,陷入“欲壑难填”的陷阱,他的幸福感就很差,心理就容易出问题;所以,应降低期望值,提升幸福指数,形成正确的幸福观很重要。